惰性大气 APH/米英/To Your Magic World








APH/米英/To Your Magic World 

读书笔记(1000字)X3+中华赞(1000字)+周记X1(不明)<5000
……打点鸡血就爆个5000多作文什么的谁会怕啊我给你写一打呀!
(太太淡定不要把这两样混为一谈)

那么现在这里把伪后记中最后一点那个没吐出来的槽吐了。
To Your Magic World
去你的魔法世界(请反白OTL)



To Your Magic World/米英
1.
亚瑟·柯克兰自认为是一个冷静的人。他拥有英国绅士有的一切,优雅、高贵、从容,以及作为形容词的绅士。此时他穿着灰色西服,系深绿条纹领带,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公文包就搁在大腿上。有些外国游客举着相机对站台咔嚓咔嚓,闪光灯像要把他包围住。他稍有不屑地扭过头去阅读车站时刻表,再看看手表,再看看时刻表。
他感到渴,便起身去附近的小店买了一瓶红茶。其实他包里就装着全套茶具和大吉岭茶叶,也正因如此他的公文包显得有那么点不像公文包,像个旅行箱。人口渴的时候顾不得太多,挑剔如他也不得不屈服于便利的瓶装红茶下。廉价红茶水冲入喉咙的一瞬他默默发誓以后非现泡的茶一定不喝,当然,这已是他漫长生命里不知第几次誓言了。

邻近的站台挤满了人,不时响起起哄、欢呼的声音,有人用很响亮的美式口音喊着“GO!”,警察穿梭在人群里试图疏散不过徒劳无功。
饮料剩得不多,亚瑟准备在去丢塑料瓶的路上把剩余的喝完,这也是节约的一种。他边走边往人群里瞥了一眼,一个牛仔装的男人在离两个站台之间的墙壁十米左右的地方压腿,再站起,意义不明地喊了一声“HERO’s coming!”,然后一下弹跳起来冲向那堵墙。

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那部魔法文学作品刚大热的时候亚瑟也饶有兴趣地去车站看过几次,九号和十号站台之间不是墙壁而是铁道的事实让他曾不高兴过一小段时间。电影拍摄使用的四号和五号站台,以及用作第二部作品外景的圣潘可拉斯站都留下他的足迹。即使如此他也没真去尝试破坏自然物理铁则穿越墙壁抑或直接把墙体轰开,最多在“九又四分之三”的铁牌挂上时,推了推立在墙边的半截手推车罢了。

所以他看到那个撞墙的家伙时只评价道“白痴”。前面说过了,亚瑟自认为是冷静的人。他冷静地给出评价,冷静地把最后一口茶水灌入嘴中,然后在看清白痴的样貌时一口水喷了出来。

2.
记忆到墙面前戛然而止。
阿尔弗雷德贴在墙上,再慢慢地整个人倒下去仰躺在地,耳边爆发人群的尖叫,有人吹着口哨大吼“AGAIN!”,有人跳起来后重重落到地上的闷响。他满足地大口喘气,朝天空比了个V手势,啊哈哈大笑着。身后一个灰衣服的人来架起他的双臂他也不以为意地挥挥手,还对人群中的相机摆破嘶。
这时他突然想起来身后的搞不好是警察呢。记得有谁唱过世界的天堂什么的就唱到了英国警察,他有些心慌——在这里被逮进警察局可是会让HERO蒙羞一辈子的。要不现在就变身吧。
“变身——From——My——Cold——Dead——Hands! ”[*1]
“把你那令人感到难堪的台词收起来!”身后那人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我对却尔登·希斯顿没有什么不满但那个‘变身’听着太丢脸了!”
眼前赫然是一张熟人的脸。正努力擦拭嘴边还残留的不明水渍,看上去比他这个征战归来的英雄还要狼狈。
“亚亚亚瑟原来是你呀真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魔王手下小杂兵来了耶!”
“都说了叫你住口……!”
“不过这张脸怎么可能是别人嘛,看看这眉毛……你的眉毛倒是越来越,嗯,粗壮了。”
“……给我死回美国去!”

阿尔提出他还没有撞过瘾想再来一次,亚瑟在悲痛弟弟大脑问题愈发严重之时拦了辆出租车,把阿尔和他的行李硬塞入车内,自己坐到前排去。对司机说了地址后,阿尔扒着座椅在他耳边问。
“唉那不是你家地址吗?”
“亏你还记得。没错现在就回我家去。如果你家领导来英国观光,在车站看到他们的祖国在尝试撞墙自残,我可是会有麻烦的。”
从后视镜里看阿尔的样子,满脸灰尘还傻傻地笑着,眼镜歪斜地架在脸上,亚瑟看不过去,掏出手帕往他脸上扑:“把脸擦干净,真是太不像话了。还有眼镜,歪了,既然要戴眼镜就戴好啊,它可担负着一个州呢。”
“……你真啰嗦。”
“还不因为是你。笨蛋。”
“哦对了,你去车站干什么啊?该不会是自己想去撞墙试试不过看到我的英姿后就畏缩了……”
“谁、谁会干这种傻事!我只是去接亲戚。”
“那么亲戚呢?”
“……!”

——苏格兰站在车站前等弟弟,咕咚咕咚地喝完一瓶红茶。

3.
急忙叫司机开回国王十字车站。车站里观光客似乎比刚才还多。亚瑟祈祷着这些都是坐火车来的普通游客而已,他们的目标只有大本钟。
找了一圈没找到粗眉毛的青年,反而在车站长椅上看到一张海报大小的纸——哦翻过面一看果然就是张废弃海报——抬头写着“给英格兰先生”,怕是被当成恶作剧或街头艺术家的杰作,还有人围在旁边拍摄。
“给英格兰先生:我到车站了,但您不在。向路人了解情况后推测您的住所今天怕是挤不下我,住宿的问题我自己解决好了。替我向美国先生问好。苏格兰留。”

“这个混蛋……”
“你哥哥很厉害嘛!是第几个?哦对了本田是怎么说的来着?读得懂耳朵[*2]?”
刚才的话收回。和这个家伙相比你更混蛋。

最后还是在司机疑惑的眼神里爬上车。这次阿尔冲到前座去,像个从没来过伦敦的小鬼一路指着窗外很兴奋的样子,亚瑟提醒他好几次“把手收回来”他也不听。亚瑟就在后座,靠着他巨大的公文包和阿尔的塞满不明物体的几个登山包给哥哥拨电话。电话那头总是语音留言,拨到第八遍时内容加了一句“请和美国先生好好玩”。
亚瑟把手机砸到阿尔脑门上。

那个手机被阿尔捡起来当相机使。他以为是亚瑟自愿提供的——其实也的确是自愿砸过来的——还很难得地道了谢。
“正好我需要一个相机,亚瑟你真懂我的心。”得意地对着自己拍了一张,“哦~HERO我真是太帅了!”

到家后两人合力搬下行李。
“我说你这么大包小包的都是些什么?”
“在你这里买的一大~堆东西呗!我想想,有全套书,一把魔杖,眼镜和眼镜盒,很占地方,还有一把扫帚,一个鸟笼,和一只猫头鹰,还有些别的什么吧。”
“……猫头鹰?”
“对啊。”
“模型?”
“活的。”

两人手忙脚乱地解开登山包的绳索和搭扣把鸟笼和里面可怜兮兮快翻白眼的动物拉扯出来,想到刚才自己还悠闲地靠在它上面,亚瑟内疚地想死的心都有了。而对于差点就酿造会让动物保护协会找上门来的猫头鹰窒息惨案还一脸灿烂的阿尔,亚瑟也深深地反省了自己曾经的教育不当。
搬行李的途中阿尔提议那只大难不死的猫头鹰就叫做“美国之鹰”,被狠狠地驳回了。又提出“007怎么样?”,亚瑟叹着气说随便你反正我不会那么叫它。007蹲在,不对,是倒在巨大公文包的上面直直地盯着他们。
怪可怜的。落到阿尔手里。

4.
亚瑟去换便服的空当,阿尔坐在客厅里整理自己的包。
“把你那些像是垃圾袋的包理好!还有快找找有没有什么被你遗忘的活物!”
是被这样要求的。
看样子很讨厌自己家里出现尸体。
唉呀呀真是不懂刺激的家伙。
“亚瑟~我找到一只死老鼠!”
当然是骗人的。
亚瑟冲进来,衬衫扣子还没扣好,拖鞋掉了一只,左手抓着围裙右手持铁锅,有些惊慌地问“哪里哪里?!”,发觉这是阿尔的恶作剧后把锅掷了过去。

阿尔抱着脚大叫“我的头痛痛痛痛死了”,真不知道他是哪里出了毛病。意识到伤害自己的凶器为何物后问:“说起来你要干嘛?做饭?”
得到“这不废话”的眼神。
“你怎么着也算、那个、客人……我当然要有点主人的礼仪。”
“虽然不知道你在‘客人’那里犹豫什么,不过我买了吃的哦,晚饭吃那个吧。”

毫无疑问的、一桌蓝蓝路。
说起来是有一个包轻得过分还非常软,原来是这个啊。
原来是……这个啊。
“阿尔你真他妈是个混蛋。”
“唔唔(嚼嚼)你说什么?”
“别耳鸣了。”

吃饭——阿尔自然抱着他的蓝蓝路,亚瑟还是自己做了顿简单的饭菜,虽然给阿尔准备了份不过对方显然不待见——的途中,阿尔捏着辣椒包往壁炉里扔,被亚瑟制止后抱怨“我只是忘记打开包装了呀!”。
“重点不是这个!你想干什么啊?”
“飞★粉。”比了个自认为帅气的手势,“或许就能去魔法世界了。”
“……奇怪的狂热者。”
“我还以为你多少对这个有些兴趣,没想到那么冷淡呐。”
阿尔被拉回餐桌。撕了一小片面包喂给007。猫头鹰狐疑地啄他的手,他从鸡腿上揪了一团肉递过去。
亚瑟咂咂嘴没说什么,应该说,狂热时爬到冬青木上去折树枝的经历他羞耻得说不出口。

5.
晚上把阿尔丢在客厅里,亚瑟去帮他准备房间。还好因为之前苏格兰说要来的缘故,提前打扫了一个闲置的房间。当时在电话里苏格兰很开心地说如果没有房间的话愿意和弟弟滚床单,亚瑟教训了他一顿,硬是抽空理了个空房间出来。
不过是阿尔那家伙的话,晾在客厅里也未尝不可。
然后魔法使的话应验了。

大约凌晨一点时阿尔来敲门。那时亚瑟早已调好闹钟睡下,被“咚咚咚”既不规则又没礼貌定音鼓般的敲门声吵得窝在被子里大骂法克鱿。
“亚瑟,开开门嘛。”
阿尔很少用这样底下、恳求的声音说话。自从他从亚瑟身边离开后亚瑟就再没有听见过这样的声音。只有他还是个小小的豆丁时,会抱着被子,边颤抖边叩响哥哥的房门。
——和亚瑟在一起就不会害怕了。
小阿尔是这样说的。
“……干嘛?”
“陪我看电影。”
“自己看不就好了别吵我睡觉。”翻个身藏进被子里。
“可、可是嘛……那个电影很,那个,嗯……”
“恐怖片?”从被子里露出头来,“害怕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亚瑟身上还套着米色格子睡衣,顶着歪掉大半的尖顶睡帽,迷迷糊糊地,只能说是倒在沙发上半睁着眼,样子和刚从登山包里挣脱的猫头鹰007有一拼。也因为如此他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衣冠不整的邋遢样子,更没有因此对阿尔破口大骂,满脑子都是“好吵、想睡、该怎么在电影的声音里睡着不被发现呢、妖精桑真可爱啊、把阿尔那混蛋赶出去好了”的念头。
阿尔紧张得像要赴宴的新郎,抱着坐垫和零食。他的脸浸在电视屏幕苍白的光线里,坚硬的青年人的线条。屏幕上跳出巨怪扭曲的特写吓得他如小学生一样哇哇大叫,亚瑟被他闹得头疼,夺过遥控板提出换张碟比如《午夜红茶剧场》,被驳回后又不服气地换本文之前不停、反复、很多遍提到的电影。
“魔法电影,你喜欢的那个,可以吧。”
句末是不容质疑与反对的句号。

换了个片子后阿尔安静很多,房间里只有不断嚼着薯片的声音,虽然也很刺耳就是了。明明应该是看过很多遍的,还是同看首映般聚精会神,搞不好魔法什么的,对他能起到,魔法般的,安定作用。倒在他身上的人双眼已经阖上了,但还是保持着最低限度不张大嘴巴流哈喇子的矜持,半梦半醒。

6.
亚瑟被一声尖利叫声惊醒,揉揉眼为发现午夜时分自己并不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而懊恼。屏幕上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咒语一串串飞溅,看样子是演到高潮,大概很快就能结束了吧。不只魔法片,什么故事都一样。在思考了这些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靠在身旁客人肩膀上睡了一个多小时,像被炸了一样往相反方向弹过去。阿尔没有注意到这个,是看电影看呆了,拿薯片的手停在嘴边没动作。

“喂,你觉得魔法这东西……怎么样?”
“假的。”竟然没有看呆进去,还能听见问话,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不过也蛮有趣。我记得你会魔法嘛,还是诅咒什么的?但我只要做HERO就好啦!”
“那你还这么迷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不是喜欢的都是些哥斯拉、超人一类的,我还以为……”
“HERO也是有正常爱好的!其实昨天我啊,做了个巫师的梦,虽然到了最后我还是和魔王赤手空拳地干,但不得不说那些召唤兽都很赞呢!”
“……很赞,是嘛。”
“亚瑟,你和你家里人都真厉害。我也想看见那些东西。”

亚瑟真的会魔法吗?
当然。最强的召唤魔法,地精,独角兽,骑士的英灵。
可是我看不见呀。
那么以后就能看见了吧。凤凰的翎毛,妖精的翅膀,还有……
——整个魔法世界。

用不着尝试穿墙而过。用不着努力做遇见巫师的美梦。它们明明就在那里,等你呼唤它们的名字。
你看不到吗?

——“总觉得和你处的世界不一样,挺不甘心的。”

7.
阿尔又打扰了几天。这几天亚瑟那个看着正经其实鬼灵精怪的哥哥也不时“顺道”来探望,还郑重其事地帮阿尔包了几瓶威士忌,两人见面的气场分外怪异。
怪人对白痴。
苏格兰离开的那天阿尔面露依依不舍地去送别,“HERO我(在欺负亚瑟的方面)很看好你啊!”,这样说着,往对方手里塞了几个汉堡包。对此亚瑟没少给他白眼。
“不要妄图用垃圾食品荼毒我哥哥。”
“可这是在你这里买的耶。”
被塞得说不出话来也是常有的事。

结果——
阿尔要回去的那天话却特别多。像剧烈地晃塞着瓶盖的碳酸饮料瓶子后猛然打开,什么都,喷薄而出。

“嗯……还是坐火车吧。”
也不知道他准备坐火车到哪里去。这里可没有直达美国的列车啊。
“那么你,多加小心。直接回家别随便乱跑了,你上司一定很苦恼吧。别老想着玩也帮你上司做点事,连点身为国家的自觉都没有果然还是小孩子。东西看好,被偷的价值不多但还是有,好歹有特典版周边呢。里面还有哥哥给你的威士忌吧,你这些垃圾行李里最值钱大概就是它们了。照顾好猫头鹰,记得给它换水和喂食,说实话我不觉得你能把它安全地带回去,可以的话还是给它换个名字……嗯还有……”
“喂你还那么罗嗦啊。”
他们坐在长椅上等待,中间隔着小山一样的登山包,还是新洗好的。行李上,名叫007的猫头鹰在鸟笼里扑棱着翅膀,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热闹的站台里,他们之间的空气格外寂静。面前的推车空着,书里的巫师就把叠起来甚至比他们还高的厚重的皮箱堆在上面,推着推车冲向属于他们的站台。

8.
阿尔有股冲动。
距上车还有段时间。其实他们一大早就来到车站,在这里无所事事。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还可以做什么事的吧。于是他开始把行李放到手推车上。东西多而散乱,不过绑了几圈皮带就固定住了。亚瑟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拧着眉看他粗鲁的动作,不时提醒“小心里面还有书”。
耳边隆隆响着着亚瑟的声音和列车进站的轰鸣。
如果,他想如果,与这座现代化城市一墙之隔的地方真的有个魔法的世界,一个幻想的永无乡,那该有多好。如果有这个地方,那他若能够抵达,那该有多好。如果他能抵达,那他们都能去的话,那该有多好。
不是别的,只是英雄偶尔的白日梦罢了。他自嘲地笑笑,侧眼瞅着亚瑟,对方两手空空,看样子正思忖着要不要帮忙提些东西——在所有物品都堆上推车的当下这样的思考倒没什么用。
他突然开口:“手空着么……”
亚瑟没反应过来,不理解地回答“嗯?”。
他又补了完全不相干的一句“那我要上车啦拜拜”,一手拖着行李另一只手对亚瑟挥了挥,然后——拉起他的手。
拉着他飞快地冲向挂着奇怪站牌的墙冲过去。

[别停下来,别怕,照直往里冲。][*4]

如果,如果这样就能到达——那个魔法世界的话。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FIN.


*1:这句话是美国老牌巨星却尔登·希斯顿卸下美国步枪协会主席一职时,收下该团体送的散弹枪时所说的话
…好吧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是从《学园奇诺》里奇诺变身的口号知道这个的OTL。感谢却尔登·希斯顿先生和时雨泽惠一魔王。
*2:还有谁不知道这个……?“读得懂空气”,KY的相反面,KY先生记错了。(……这句解释还是不存在比较好OTL)
*3:凉宫的三味线……我用这些NETA做什么啊=[]=
*4:可以去翻翻书……中文版哈1里韦斯莱太太告诉哈利该怎么进站的话。两个方括号叠一起真难看啊……





·前几天和亲爱的聊天说到有人去撞眉毛家那站台的事,自己就很没廉耻地颅内了。它的本来路线是欢乐向的越往后越狗血最后连我都大呼文艺快回家吃饭,于是它FIN了。
·阿苏(别这么叫人家!)的性格设定是从本家图脑补来的(如果那真的是苏格兰的话),不适请……不要打。
·时间大概是那部(在正文里提了无数次却一次正名也没提现在提起来竟觉得不好意思的)作品大热的时候吧。
·我写的米英总是好闷骚即可修|||
·哦对了亚瑟手机里那张阿尔的照片,就当他自己藏起来好了……好少女唉///
·最后自我吐槽这文的题目直译成中文的话可真是……真是……有兴趣地可以稍微思考一下就能理解我求死不能的心了。
[ 2009/07/30 18:46 ] 爱与白日梦 | TB(0) | CM(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n0000f.blog124.fc2blog.us/tb.php/38-5bf264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