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性大气 同人场/APH伊万中心短打/1812








同人场/APH伊万中心短打/1812 

音乐课听1812序曲鸡血出来的。
请不要嘲笑我!考证用时很短也不详细,乱七八糟的细节疏漏请告诉我吧,文可能不会改了但也不妨碍我把它当作知识储存起来?
它……真的好短!又短又渣……你的心脏没有问题?



1812/伊万


1882年的8月8日,伊万·布拉金斯基坐在大厅里等演出开始。他找人借了一副太阳镜,为了沉浸在自己的暗调里。紫色双眼隐在茶色薄膜后,看出去一片暗色的世界,它像极了70年前莫/斯/科的凌晨,遮天蔽日的雪裹着深灰的硝烟。他是来的比较早的,一身臃肿地深陷在座位里,大厅穹顶高而宽阔,拉开灰蒙蒙的清晨。


西/欧人渡过涅曼河,河岸的人民沉默地望着他们,血水泪水混在一起,手从额角划到胸口,拉上右肩移去左肩。千百只手的十字。
伊万放下望远镜回头问统帅:“你怎么看?”
“维/尔/诺那边如何了?”
“被对方攻占了。可能我们要撤退才行。”
“啊……那么。”

伊万曾以为那是最丢脸的战役,撤退再被追击,自己的城镇一个一个被攻下,他好像只知道退守,在下一个城里等弗朗西斯的大军压境。
“我们不反攻吗?”他用甜甜的声音问。
“怎么反攻?你也明白的,战力悬殊。”
“我们损失太大了。”
“他们也没嬴到什么。你看他们的战线。”统帅摊开地图,手指划出长长的一条线,“补给和人员是大问题。”统帅顿了顿继续说“你也别太好战现在还不是时候”,伊万没听进去。他想把弗朗西斯狠狠揍一顿。现在就想。
没过多久换了个统领的人。这位总司令的脸颊有些凹陷,不过伊万喜欢,因为他很快就决定直接迎敌。博/罗/季/诺/会/战双方伤亡都很惨重,然总司令没有显出特别的惊慌,他知道该怎么做。
可伊万·布拉金斯基不知道。
不过伊万还是开心得像个孩子,总司令提出撤到卡/卢/加时他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认为总司令已经牢牢地掌握全局,最后一定能够像一个真正的斯/拉/夫人,不给别人看见自己的软弱和伤口。
——不,斯/拉/夫人没有软弱。他们的伤口下面是铮铮的血。
“他们想打?让他们打好了。”我们只用把一个袋子充满空气,看他们如何狠狠挥拳过去。
莫/斯/科变成了一座空城。
他记得弗朗西斯闯入城后惊讶的表情,跳跃的火苗把他浅薄的金发染得鲜血淋漓。有士兵怯怯打断他津津有味的欣赏催促他快从躲藏处撤走,被法军发现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他跨上战马,临走时看了眼身后的天空。仍旧灰蒙蒙的九月的天,熟悉的寒意涌入领口,冬将军快来了吧。他把手从额角划到胸口,拉上右肩移去左肩。国家的十字说我们会赢。


演出开始时伊万摘下太阳镜,光芒涌入眼中。他想起欢庆宴上辉煌的明灯。玻璃酒瓶映着人们在舞曲里旋转的模糊影子,情侣喊着“Горько”然后开始亲吻。这是他们半年里不曾有过的安宁。
提琴的引子辽阔如西伯利亚平原。他和着渐渐响起的序曲的旋律微笑起来,就像70年前和更久以前他一直做的那样。

[THE END.]
[ 2009/04/04 14:03 ] 爱与白日梦 | TB(0) | CM(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kan0000f.blog124.fc2blog.us/tb.php/12-e18c3387